首頁> 集團動態 正文

【廣電故事】浙江衛視上星前后

2019-10-08 11:19:28 作者:梁雄

我是1993年3月到浙江電視臺履職的。初來乍到,碰到棘手的問題一大堆。但最難的還是當時廳里正在籌劃的浙江電視臺一套節目上星問題。1993年6月1日,廳里和衛星租賃公司簽約后,廳里說,就半年時間,分三條戰線作戰:一是上星的地球站建設和相關設備的采購,由廳里負責;二是上星節目的大幅度調改,由梁雄負責;三是從明年即1994年開始,每年上星的租金1280萬,由浙江電視臺負擔,要提早做好明年廣告創收的準備工作。諸位,1993年浙江臺廣告創收的目標是4500萬,能否完成,還是一個畫在紙上的大餅。廳里之前已定下,我臺按創收比例,1993年要交給廳里的錢是1000多萬,加上1280萬的租星費,剩下的充其量也不過是2000萬。要養那么多人、那么多節目、那么多設備,我這個臺長還怎么當?我說,那我上繳廳里的錢不交了!廳里說,上交的錢,一分也不能少!我說:“我了解過全國其他已經上星和正要上星的兄弟臺的情況。為什么獨獨浙江上星的全部經費,要由浙江電視臺單挑?”何況電視是高投入、高裝備的宣傳工具,上星后自制節目要大幅度增加,人呢、錢呢、設備呢?上星后電視劇購買要延后四個月才能播出,而且是“全國版權”,價格就要翻幾番。如此種種,困難重重,壓力太大了!

但事后我也冷靜了下來:上星的機會來之不易,上星的決策是正確的,廳里也有廳里的難處,節目上星對于浙江電視臺來說,的確是“抓住機遇、發展自己”的一件大好事。好事一定要辦好!還是調整心態,振作精神,迎接挑戰。那時我在臺里說得最多的話就是,“山不轉水轉,水不轉人轉”,“辦法總比困難多”!我們認真分析了臺里財務情況和1994年廣告創收的基本思路,明確提出“向改革、向管理要人、要錢、要設備”的口號,審時度勢、大刀闊斧地制訂了一些政策和管理措施。

一是從1994年開始,堅決改變廣告經營混亂現象,堅決把搞節目的和搞廣告的分開,一律解除節目部門的創收指標,由廣告部對全臺的廣告資源,包括廣告時段、協助贊助和欄目掛牌等,實行“統一開發、統一編排、統一價格、統一管理”等“六統一”政策,對節目部門實行欄目掛牌廣告收入提成政策,誰做節目多、節目好,誰的獎金也相應提高。全臺很快出現“以節目創優促進廣告創收,以廣告創收保證節目創優”的良性局面。1995年,中宣部在了解這個情況后,約我寫了一篇《“創優”與“創收”》的文章,登在中宣部的《黨建》雜志上。

二是在全國首個真正實行“節目生產成本核算”。以前節目生產大手大腳,幾乎沒有投入產出的成本概念。為了應對上星后自制節目的數量將要翻番的情況,我要求財務部門對1987年至1993年的所有節目制作經費的原始資料進行分析研究、反復評估,按不同類型、性質和采制難度,加上“權重”,分門別類地確定其單位時長的生產成本,再預算出1994年各部門全年的節目生產費用,定額包干,超支不補、節約有獎。這樣做的結果,雖然1994年上星后自制節目的總量翻了三倍,但節目生產費用只增長20%,解決了節目上星后經費短缺的一個大問題。

三是在前任臺長工作的基礎上,在全臺真正全面推行“目標責任管理”。從1994年開始,把全臺的年度目標總任務分解到各部門,再層層分解到各個欄目和部門,最終落實到每個崗位、每個職工肩上;并制定嚴格的考核制度,嚴格兌現獎罰政策,考核的結果以文件形式再下發到各個部門。與此配套的是實行“人才競爭上崗制度”,特別是廣告部主任人選,幾乎每年都根據新的廣告創收的指標,實行競爭上崗,激發廣告部門同志的工作熱情和活力,保證廣告指標的圓滿完成。1995年,浙江臺的廣告創收已突破一億,除中央臺和北京臺、上海臺外,已位居省級電視臺第一。

四是針對上星后自制節目大幅度增加、電視設備出現供不應求的矛盾,堅決把原先分散在各部門的磁帶、攝像、剪輯等設備(新聞部除外)全部集中在制作部統一管理。核定各部門使用設備的額度,在臺內實行有償使用。結果四兩撥千斤,臺里沒有花大錢就解決了原本需要花大錢才能解決的設備問題。設備的有效使用率和完好率大大提高,還杜絕了個別職工設備私用等問題。

五是在節目大改版時,我們大膽創新,通過合理的編排,延長收視黃金時段,大大增加了浙江臺上星后的關鍵時段廣告創收的黃金含量;通過調整電視劇播出時間,彌補了上星對于購買電視劇限制的一些缺憾,也提高了電視劇廣告時段的含金量。

前面說的,有關上星問題,廳里給我們是兩條戰線、兩個任務。其實,我們更大精力,還是花在節目的調改上。廳里要求:浙江電視臺的上星節目必須實行大幅度的調改。要求在六個月內拿出調改方案,報請省委宣傳部批準,做好所有欄目的片頭、節目的備播帶,并在迎接1994年的元旦晚會上,以全新的浙江電視人的風采和全新的節目形態,展示在全國觀眾的面前。我們深知責任的重大、時間的緊迫,深知“上星其實就是上節目,就是上節目的質量”!于是緊鑼密鼓、日夜奮戰,通過“請進來、走出去”,召開數不清多少次的座談會、研討會、論證會,發動全臺員工獻計獻策,結合“上層設計”,提出了一系列的調改方案。這些方案的基本思路:

一是突出新聞主干地位,強化新聞主干意識,大幅度調整新聞在節目系統中的布局,大幅度增加新聞節目的檔數和播出的時長與密度。1992年浙江電視臺新聞每天僅有3檔共40分鐘,1994年上星后新聞一下子擴張成7檔。新增加經濟新聞《中國東部經濟》和《今日證券》(全國開得最早的證券資訊節目),新增了具有民生新聞特質和輿論監督作用的、真正放在黃金時間(晚上8:30-9:00)播出的《黃金時間》。為了彰顯浙江電視臺已不是一般省臺,我們在深夜還開辦了一檔十分鐘的《英語新聞》。有段時間我們還花錢從國外買來新聞素材,根據部領導“七播七不播”的指示,如播些文化、體育、科技、旅游等資訊和一些奇聞軼事等軟新聞,辦了一檔3-5分鐘、放在《浙江新聞聯播》后面的國際新聞。但后來因為缺乏把關的經驗,我們自己把它停播了。

二是突出自辦欄目的地位,提升自辦欄目的品質。從數量看,1994年上星自辦欄目(除新聞外)從120分鐘猛增到390分鐘,擴張的程度相當驚人;從節目的形態來看,說是“全新”一點也不為過。現在我手頭找不到1994年上星時的節目表,但根據“總體穩定、局部微調”后的1996年的全年節目表分析,新聞部自辦欄目已有《早間新聞》《陽光直播室》和晚間的《浙江新聞聯播》《黃金時間》等8檔,每天計140分鐘;文藝部有自辦欄目《中國電視吉尼斯》《歡樂時光》《文化時空》《熒屏舞臺》和《文學工作室》等8檔,內容涵蓋了競技、綜藝、文化、戲曲、音樂、文學和藝術鑒賞等幾乎所有文化藝術各個門類;社教部有自辦欄目《生活》《新世紀論壇》《田野的風》等5檔,不包括此時已從社教部獨立出來的青少部的一檔長達一個小時(每天)的大板塊:“浙江少兒電視”;國際部有自辦欄目、中國省級電視臺最早創辦的由汪道涵題字的對臺節目《海峽》以及《漫步地球村》《中國紀錄片》等5檔;總編室也有總攬全臺宣傳大局的《801編輯室》等3檔;連同1995年8月創辦的“周末版”擁有的自辦欄目,如《時事圈點》《每周關注》《目擊》《百姓家事》以及《假日總動員》后改成《人生AB劇》等,浙江電視臺自1994年上星后,全臺自辦欄目大致都穩定在39檔上下浮動,充分顯示了浙江電視人巨大的創造力和不斷加大改革力度后激發出來的無比珍貴的新聞、藝術的生產力。

三是在大幅度調改上星節目時,我們還十分注意節目編排的結構和節奏,注意包裝、注意整體文化氛圍的營造和渲染、注意和全國觀眾的情感溝通。我們把全天18個小時節目分成四大板塊,每個板塊開始時都出臺標、出具有本臺特色的前奏曲、出“太陽你早”“觀眾晚上好”“祝君晚安”等。在《浙江新聞聯播》前,根據特定政治情境和節日氣氛還安排了一檔《365個祝福》(即“每日一歌”),表達了浙江臺每天對全國觀眾的親切問候。這里我還特別想說一下“臺標”的故事。在籌劃上星節目時,我們定下要推出一個亮眼的、走心的新臺標。但三四個月過去了,征集的數十件來自浙江美院老師等創意設計的臺標方案,因為“爭論太大”,一直定不下來。這時我讓分管的臺長拿來給我看。我反復比較后,說,就定這個吧。分管臺長說,這個也有爭論。我說,不用爭了,我當臺長就定這個。以后,誰來當臺長、誰不喜歡,誰換了就是了。于是才有了現在這個臺標。我定的理由,一是就一個“Z”,這是之江,也就是浙江,多么簡潔。以后出這個臺標時,總編室在做宣傳片時有一句話,大意是:在古老的中國的東部,有一條江,它帶著許多許多故事,曲曲折折地流向遠方……我覺得還是很有韻味的。二是浙江電視臺拼音縮寫是“ZJTV”,因為全國省級名稱中,“Z”字打頭的只有浙江,所以“ZJTV”又可省略為“ZTV”,臺標上的“Z”就是略略變形后的“ZTV”。它是一條江,更像橫空出世的一道閃電,充滿了力量和奮發向上的氣勢。三是臺標摒棄了紅綠藍,只取一色“藍”。藍是天空,藍是大海,藍是江南的“水文化”,藍也是浙江電視人的胸襟與情懷。十幾年后,浙江衛視提出了“中國藍”的概念,都說靈感即來自于這個臺標。此所謂“大道至簡”也。最簡單的形態往往蘊含著最豐富和最深刻的內涵。據說“亞廣聯”在一次評獎中,對這個臺標也給予很高的評價,在我們沒有送評的情況下,他們破例給了一個大獎。

四是在浙江電視臺上星前前后后的節目調改過程中,我們還不斷總結經驗教訓,針對存在的薄弱環節和出現的問題,不斷推出“三級四審”“重播重審”“新聞監制”和“節目磁帶出入庫管理”等一系列極具操作性的宣傳管理規范和措施,收到了一定的效果。1995年初,中宣部打來電話要我去北京。我應約來到時任中宣部常務副部長徐惟誠同志辦公室。他說,想請我談談,和我“探討探討”電視新聞管理問題。整整一個下午,我詳細介紹了我們播前、播中、播后如何做好“三級四審”等情況。他覺得不錯,指示坐在一起談話的新聞局局長徐信華,要他記著,讓我在不久即要召開的全國首次電視臺長培訓會議上做重點發言;并指示他發文推介浙江電視臺有關電視新聞宣傳的管理經驗。回來不久,我們臺出現了一個小差錯。我痛定思痛、痛下決心,每天只要人在杭州,下午5點到6點,必定參與新聞部的當天晚上《浙江新聞聯播》的審片工作。如此堅持一直到我離開臺長這個崗位為止。在此過程中,我們又逐步形成了新聞宣傳工作中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引起時任廣電部部長孫家正同志的關注,他在多個全國宣傳工作會議上介紹了浙江臺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新華社、人民日報的內刊記者還專程來杭州采訪有關情況。

五是,在1994年浙江衛視上星的前前后后,在節目調改和以后不斷建設的過程中,我說過,我最重要的作品是在全國首創“周末版”和經過多年的努力,把浙江電視臺的節目建設得比較有文化。不過,此是后話,離上星有點點遠了,有機會再說。

還是把時間再次定格在1994年元旦迎新晚會上。浙江電視臺終于一步登天、華麗轉身,它從一個默默無聞的省級普通臺終于蝶化為理論上能覆蓋周邊40多個國家和地區、20多億人口的大臺了!我坐在高朋滿座的800平米演播廳里,當無比青春、亮麗、帥氣的主持人亞妮、舒影、更生、王林走上臺時,當華燈齊放,音樂和掌聲如大潮漲起時,我百感交集,半年來的酸甜苦辣,一齊涌上心頭,激動的淚水,忍不住簌簌落下。

(作者為原浙江省廣播電視廳副廳長兼浙江電視臺臺長)

返回首頁
福彩3d独胆王